东邪西毒

头像是可爱斮画给我的简单人设。
最讨厌的人是红瓤_冰西瓜,我才没天天跟她互殴,呕。
因为没有人喜欢看语文不及格的人写文,所以我填坑很慢。

瞅瞅就好

置顶1.0
我是女的,2004年3月20日生的,是个弱智
喜欢鸽,喜欢睡觉
这个是我绑画惹    @麪汤 是我亲亲宝贝
不会写置顶好烦,炫耀一下绑画就好。

【出胜】168个小时的存在(1)

*雄英二年设定

*有一方死亡xd

*绿谷第一人称视角

*世界级无敌爆炸ooc

*超强雷文xp

*我保证不甜不要钱!这次亏本!!

1.

  我参加了我自己的葬礼。

  大概没有人会愿意参加自己的葬礼,更不会愿意去见证自己宝贵的家人、朋友伤心,我想全世界都没有人比我更讨厌这两件事了。

  可我还是偷偷的抱着点不可告人的东西来了。

  我看着从我深爱的母亲哭叫着想要上帝将她的孩子还回来,可我只能轻轻地飘过去抱抱她。从心脏处蔓延开让人难为情的酸涩感让我也想随着她大哭一场,只可惜幽灵不存在眼泪,它只能成为我心口闷的发慌的酸涩感。

  生前一直被欧鲁麦特和小胜念叨的爱哭,居然到死才治好。

2.

  夜晚,我跑到了小胜的房间里。

  说实话有一点难为情,在白天葬礼上我没看见他出现才来的。

  他的房间没开灯,黑成一片只留下一点月光照进,我原本以为他睡着了,想悄悄看看他,没想到刚好碰上了他死死睁着的双眼。

  慌乱的信号瞬间传达了我的整个大脑,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个不可视的幽灵。

  我想小胜一定察觉到了我。

  那双眼睛直盯着我在的地方,像是要跨越过阻挡在生与死中间的那块隔板,将我从死亡的一边拉回。

  他的眼里有光。

3.

  “废久。”他突然开口了。

  让人厌恶的酸涩感猛地拥抱了我的心脏,在我的五脏六腑里蛮横的冲撞,从鼻子涌上来的痒痛蔓延到我的眼睛直到占据了我的大脑。

  「好想哭」

  我的难过与后悔将我紧紧的捏住,碾压过我的灵魂,只给我留下一双眼睛和一个疼痛难忍的心脏。

  为什么啊小胜,为什么要突然喊我呢?

4.

  即使会让我痛苦不已,小胜的眼眸还是如同不会停熄的星火一样明亮。

  我只有呆呆地望着他。

  我就想,如果当时我没有死就好了,就还能在这道光的身边——由死去的人灵魂变成的幽灵,只能留在人世七天。

  “小胜。”没由来的,我悄声念了念对他的昵称。

5.

  随后我们一起度过了无眠之夜,迎来了黎明。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