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赤星啦

是闪闪发光的赤星♪
凹凸/es沼中√
瑞嘉/雷卡/安雷雷安互攻/最王/露普/诺冰/all司/星北
愿望是操翻嘉嘉司司和卡卡!!!!!

帮我向嘉德罗斯带句话

死亡流血有√

cp为瑞嘉瑞√

凹凸大赛最后胜利者为格瑞√

格瑞以外者全部死亡√

幼儿园文笔√

bug巨多√

ooc严重√

意识流√

嘉德罗斯摇摇摆摆的从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走过,空荡荡的大厅只剩下细微的喘息声与脚步声,他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拎着大罗神通棍走向不远处的格瑞。

“格瑞,看来只剩下我们两个了。”嘉德罗斯还是和平时一样狂傲的开了口,好似这不过是他们每天约战的日常。决赛带给他的疲劳让嘉德罗斯多了一丝狼狈,他堪堪地倚在大罗神通棍上,冲着比他好不了多少的格瑞笑了笑。

格瑞依旧是以面瘫脸对着嘉德罗斯灿烂过分的笑容,格瑞突然感到一丝悲哀,他第一次看见嘉德罗斯如此纯粹的笑容居然是在他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嘉德罗斯是以怎样的心情笑出来的呢?格瑞不禁这样想着。

随后,不知是谁先动的手,大罗神通棍与烈斩交织在一起,顿时周围的一切被夷成平地。

结局并不像之前他们那样两败俱伤——嘉德罗斯输了。那位骄傲的王者开始像星星一般破碎,他的眼睛一如既往的明亮,干净却又那么浑浊,嘉德罗斯看着灰色的天空,用着格瑞最熟悉不过的语调开了口:“喂,格瑞!死在你手上的感觉还不错。”

明明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对方却硬是将自豪、欣慰、欢喜这些不合时宜的感情传达了过来。我明白的,格瑞想。“我明白的,嘉德罗斯。”他轻轻对嘉德罗斯留下来的原力说。

“恭喜参赛者格瑞获得本次凹凸大赛的冠军。”冰冷的机械声回荡在只剩一人的星球中,传到耳边的回音是那么让人战栗。

——请问您的愿望是?

帮我向嘉德罗斯带句话吧。

——请说。

我爱你。

关于朱樱司能看见濑名泉的好感度什么的

意识流,ooc

泉司,但是完全看不出来

梗是在空间看见的

泉司真好

朱樱司能看见濑名泉对自己的好感度。

他第一次看见那个在濑名泉头上的好感度条的时候,这位品行端正的小少爷失态的用手指着濑名泉……头上的条条,用手拍着胸口,安慰意义的说道:“这一定是什么新型的魔术,濑名前辈的头上怎么可能长出这么奇怪的东西,肯定我还在做梦,对不起了濑名前辈。”他口中的濑名前辈正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位小学弟。

“那个笨蛋国王是不是教了他什么奇怪的东西。”被朱樱司用手指指着的濑名泉这么想。

之后的朱樱司就在为濑名泉对他的好感度而烦恼。

当朱樱司正偷偷摸摸的在训练室的角落偷吃零食,关于什么队长跑丢了、人妖又在臭美了、自称吸血鬼的老头又在睡觉了,朱樱司同学表示完全不想理,『零食才是第一位』他这么想着。

之后那位奶次的妈妈进来了,他手中抓着正在写写画画的国王,然后他对奶次的女王的关心无视掉,最后掀开了吸血鬼老头的被子,抢走角落里末子的零食。

朱樱司看见濑名泉对他的好感度向上涨,一脸复杂。然后他抛弃了各种对零食的不舍,对好感度条说:“加油!继续这样!不要停!”然后濑名泉暴打了一段月永leo。

顺带一提,濑名泉对朱樱司的好感度又降了。瞬间石化的朱樱司.jpg

和濑名前辈的独处是最要命的。朱樱司看着好感度条涨了又降,降了又涨,他觉得呼吸快要停止了,真刺激。

随后他被人抱住,浅灰色的头发蹭的他痒痒的,温暖的呼吸打在他的后颈处,怀着他腰的手紧了紧,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你在害怕什么,司君?”原来濑名前辈的声音这么温柔的吗?

ps:其实濑名泉能看见朱樱司对他的好感度。

濑名泉对好感度的降低一点也不担心。因为朱樱司对他的好感度才开始就是百分百,并且从来没有降过。